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安雷】周而复始④

雷狮几乎都要不记得在外界自己对安迷修的感官了,这些分量的安心与放松他感同身受,便不断有一种“已经”的错觉。要不是他偶尔还能从有些微差异的动作里面找到点自我,怕是要以为这就是真实。这么一来,倒是说明白了那些参赛者精神恍惚的原因。陷在幸福的梦里,与凹凸大赛的残酷比起来,愉悦的太多了。反差甚至让他们奔溃和麻木。

第四个场景雷狮就尽力想要不看了。因为,因为那分明是情人节“他”和安迷修结婚的景象!他的弟弟,他的团员,还有代表安迷修那边的两个呆毛精最后都说了些祝福的话,然后颇具暗示性的合力弄了间新房……雷狮在壳子里想不感受到想不看都完全行不通,然后他现场感受了一下一个灵体是怎么被上的……秒速记下安迷修可恶的扮猪吃老虎。雷狮咬唇,颇为难受的度过了第四个场景。

不正经的地方,这个叫“本心”的地方太tm不正经了!好不容易看着第四幅场景化作碎片消失殆尽,雷狮终于爆出了脏口。好不容易歇了两幕还能接受,这第四幕是专程来提醒他第一幕说的要毁掉他是吧——等我出去你这个洞就完了。眉毛竖起紫色的眼睛里又充斥着浓浓的杀气了,历史真是出奇的相似

“视角变了,看来离最终考验不远”第五幕画面闪现的时候雷狮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漂浮在空中可以自由移动,可不正是传说中的上帝视角。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视线范围只要超过那个雷狮和安迷修周边100公里,就只可以看见浓浓的白雾,底下的东西隐隐约约,甚至连半点色彩都透不过来。“啧”雷狮从高空中漫步下来,深觉度过这次秘境漫漫无期

团伙战争,可真是个熟悉的字眼。雷狮寻了一个破旧的尖塔之顶,坐下观望。“大哥,这次对方势力突然崛起不知底细,建议谨慎行事。”卡米尔冷静地站在雷狮旁边做着报告,此次对方寻衅上门,由是他也无法查出对方的能力情报,不得不慎重以待。更何况,最近的物资出了点问题,只有迎战这个选择。“哦?那么军师的意见是——”壳子挑起了眉,眼神中明示着对对方的信任。卡米尔拉高了围巾,使更多的脸遮在阴影之下。“我建议佩利代替大哥前去,帕洛斯代替我充当谈判使者。而我和大哥一起,从后方攻入。唯一探查到的信息表明,对方阵营后有一个防守的缺口,从那攻入将获得更大的利益。只是……”他分析的声音突然顿了顿。“只是根据其它参赛者的描述,该集团老大从来都会选择直面对方首领,所以必定出现在前方,在实力未测的情况下,佩利和帕洛斯的安全,没有十分的保证。”雷狮眸中潋滟的紫光沉了下去,如果是自己面临这种选择,他会选——“那就这样行事吧。”壳子和雷狮自己的声音同时响起。果然,雷狮暗暗叹道,这样的选择最后大抵会影响什么,不然也不至于出现在第五幕上。
巨变,带起无尽的狂风席卷而来,刮得命运的小舟颠簸着——退向深渊。凹凸历×××年七月,雷狮海盗团攻败当时最厉害的多人团体——黑雪盟。重要成员佩利死于连环巨型爆炸,而另一成员帕洛斯,下落不明,海盗团威胁力直线下降。仅剩下两人却携带着海量积分的海盗团几乎成了所有强者弱者试图抹杀的存在。

雷狮的眉头都快皱成死结了。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他是知道一切真相的。当时,黑雪盟首领在听到后方被入侵后果断的引发了元力自爆,连带着周围好几个强能力者。靠的最近的佩利甚至只来得及将帕洛斯扔远就化成了星星点点的光斑——直接死亡。赔上了佩利帕洛斯怕是再也不会效忠了。接着,帕洛斯疯狂的想冲进元力爆炸区,元力技能最后留下的小型模型极快的被裁判长收走,原地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浓浓的血与烟,一切夷为平地。雷狮记得当时帕洛斯的眼神和那声撕心裂肺的低吼。骗徒一向深邃的眼睛里带着恨意狠意爱意悔意,一切情感化作泪滴,源源不断地从眼眶滑落。“佩利,佩利,佩利,乖狗狗,不要再捉迷藏了,快出来,佩利,佩利……”他一遍遍的叫着对方的名字,最后在汹涌的泪滴中放声大笑。情绪如决堤的洪流,冲卷而上“哈哈哈哈哈哈雷狮老大!你从未在意过我们的性命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隐形叛徒死了两个不是很好吗?是不是啊雷狮——老大!!”像是机械般的卡顿,帕洛斯以极其咬牙切齿的语调继续说着“佩利的仇,我帕洛斯会·报·的”于是他跌跌撞撞地走了,完全撕破了面皮真真正正的以一个人的情感做出选择。难办了,雷狮盯着远方,脑海里尤记得对方那双蓦然黑红的眼睛——是黑化。以帕洛斯的能力,壳子和卡米尔的情况不容乐观。

果不其然,在一次分开行动后,雷狮亲眼见着他的军师他的弟弟卡米尔,被帕洛斯为首的大批势力所弄死。小军师的帽子沾满了血痕落在一边,而胸前的衣襟陷入了同围巾颜色一般的红中。第二幕的大雪早已结束,此刻竟连一份奠祭的白都没有。那双总是冷静平和的眼睛在轻微的扑闪挣扎后就永远的闭上了。从雷狮的视角刚巧能看见对方趴在地上的身影最后吐出的口型——“大哥,对不起”。那双眼睛最后看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

……怒气,前所未有的怒气!雷狮几乎是刹那间就坐不住了,他从上空降临而下想去触碰卡米尔,才忆起自己并没有实体。那些弱鸡!!他几乎咬碎一口牙齿,拳头重重的砸向地面,手穿过土地什么纹痕都没留下。雷狮抬起半透明的手掌,死死地盯着,像是在找寻着什么曾经并肩时留下的痕迹。卡米尔也不再留下了……他突然有点迷茫了,幻境里的这些景象越来越真实,行走其中,像是真实的经历又像是陌生的另一段人生,分辨不清。沉默中,雷狮颂了一段歌谣,那是雷王星曾经的歌谣,也是卡米尔最喜欢的那首

时光苟延残喘——很快雷狮感受到了吸力,再次回复像前几幕一般的锁在壳子里随行。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