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TiAmo

※月更选手为了将粉丝数补成整数,竟然…(一个月更了两次)
※感谢所有愿意看我傻屌文的人
※送心心❤


“咦,这是什么?”三皇子雷狮一大早就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耳边晃悠
“你是谁?”紫眸迅速从迷茫过度到警惕——没听过的声音。
“!!!!!!!”对方的呼吸急促了几分
是因为被抓住了吗……哪里来的弱鸡杀手,连呼吸都控制不好
“你好我叫安迷修是最后的花精我我没想到许愿之后会真有一个人能和我交流你是第二个!第二个能和我说话的!”安迷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翅膀扇的都快出残影了
什么鬼。。雷狮并不想理这个大早上的奇怪骚扰,从他的视线看并没有发现谁在附近。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原来的模样,没有丝毫移动,不像是有人入境做了什么“喂花精,你怎么和我交流的”
“我不知道,好像——是精神链接”
“……”神不知鬼不觉弄个什么违反科学的精神链接倒是真的蛮厉害的,呵呵
对面传来好几声喃喃自语,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
“嗯!!”激动使得血液有些发烫,安迷修恨不得绕着小屋飞个十圈。师傅教过他,通了姓名就可以当作朋友了
为了能更好的交朋友安迷修养成了记笔记的习惯,每天无比认真的将雷狮的喜好记在树叶上,整整两大片都记满了细节,有时候还要弄个备注,活像查户口的。哦不比查户口厉害多了。尽管安迷修总想着和对方聊天,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对话每天都不超过五句。小花精只能变着法的制造礼物送给对方
“我听他们说你们人类过生日会吃蛋糕,蛋糕是什么味道”“我没有生日蛋糕”“那我可以试着做做,你知道做法吗?”为了说不清楚的理由,雷狮顶着旁人惊异的目光去厨房拿了份糕点配方大全。——并堂而皇之的把配方报给对方后忽悠对方自己什么都会做。
“雷狮,雷狮雷狮!”安迷修的声音格外亢奋。“我按照你上次给的配方给你做了生日蛋糕!”哪怕看不到人雷狮也从声音中体验到了对方的期待“嘁,我又吃不到”他忍不住嘲讽,心里泛起微波,一圈一圈扩散“欸…欸,是这回事……那你赶紧许个愿,然后我再吹蜡烛”安迷修沮丧地连扇着的翅膀都慢了下来。他奋力地将和他人差不多大的蜡烛举起来插上,就呼哧呼哧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带着笑意飞上去点燃了蜡烛,烛焰摇曳照的小屋里有几分温馨,安迷修坐在蛋糕旁静静地等待雷狮的回复,脑海里的构想引的他忍不住想笑
“三皇子殿下,宴会马上要开始了”“知道了”雷狮淡淡的应下,抬手正正领结,缓步从楼梯阶上往下走。至于安迷修……相比于相信世界上有一个小花精,他更乐于接受这是别人的什么新型AI,或许,能从这宴会上问到什么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安迷修总忍不住刷新精神链接里的对话,可是那里,什么新内容都没有
第四分钟他想问“……雷狮?”
“你许好愿了吗?”第五分钟,他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万一人家真的很忙,那多尴尬啊
第十分钟,“……”这下连呆毛都萎了
第十一分钟雷狮那边稍稍有了点动静,安迷修一个激灵爬起来“……我还以为你不高兴和我远程互动呢,许愿了吗?”
“没有”
“没事你可以现在许,我还没吹”安迷修望了望顶端的蜡烛,快烧完了
接着对方就又没了音讯
又是二十分钟,消息像石沉大海
“那雷狮,我先给你留着啊明天再吃”安迷修终于动了动翅膀把第三批蜡烛收了起来。他的声音很轻,听不出什么情绪
在酒杯的碰撞交错下,雷狮差点没听清安迷修在讲什么。心里有一点堵,可是仍然不知原因“啧,那个傻家伙”
深夜,月光撒在小屋的窗台,数不清的萤火虫挥舞着翅膀舞蹈。安迷修和它们一一打着招呼,恹恹地坐着看露水
“安迷修,你不是很想吃蛋糕的吗?怎么还留着”雷狮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大概就是你忽然特别想一个人的时候打开屏幕准备发消息然后就看到这个人正好出现
安迷修顿觉被动,雷狮只是一出现他就有种落泪的冲动,明明之前还呕着气。“那是你的蛋糕,你还没许愿……”安迷修的声音听起来异常低迷,这是骗不了人的。雷狮斜靠在椅子上挑了挑眉,真是固执的家伙。“我把愿望给你了,许好就吃了吧,正好试试毒”也许是月光牌柔和滤镜在作用,雷狮的话语间分明有着他自己都能听出来的柔情,相信安迷修也是听出的。从对面那传来的是骤然变大的风声,以及风声里夹杂的有点哽咽的“嗯”
安迷修一边挖着蛋糕一边看着月亮,他知道没准,在极遥远的另一边,雷狮正和他看着同一轮月亮,想着同样的事情。两片叶子的笔记怎么够啊,至少得是五片,他嘟囔,悄悄红了脸
小花精粘雷狮粘的越发紧了,随时随地心有所想就立刻分享,对于单纯的花精来说,感受到对方参与自己的生命简直是最幸福的事了。雷狮好像变了点,又好像没变,不止有一个人发现那个从来不开怀笑的三皇子突然的扬起笑脸,对着一株花或者一只鸟发呆,此时他的脑海里啊,浮现出的是安迷修口中的落叶,海波,花香,风声,萤火虫。一切那么近那么远,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
“小花精,你在哪里?”“唔,好像是契誓森林”“那倒是蛮远”“你是想要见我吗☆?”“哼,不过是想看看你到底长什么丑样子嘲笑一番罢了”“雷狮!”
安迷修告别完整片森林的动植物,打包了一堆果子,悄悄的赶路去了。师傅说过,跋山涉水去见一个人,是件多浪漫的事啊:D他现在终于找到愿意为其做这件事的人了
谁也无法忍心拒绝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好意,哪怕是再铁石心肠的人,哪怕是雷狮也不行
然后日渐在意小花精的三皇子发现不对劲,对方的话语突然少了,又透着疲惫
“喂,安迷修你最近在干什么?”
“喂?”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的第一次失联持续了整整两天,甚至在两天后的回复,也可以听到止不住的抽气声,虚弱的很。背景音乐在雷狮耳朵里格外刺耳:小作坊的吆喝,人们的交谈声。这明显是在人类的地域上!
“安迷修你知不知道一个花精出来有多危险——啊?!”
“马上,嘶,就可以见到你了”答非所问
“……”
确实马上见到了,在失联整整六天后,状态濒死
雷狮顺着背景里有特色的广告声找到了那个城市,贴了悬赏,派了人,可最后到他手里的小花精却是……满身血污
“雷狮……”小花精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Ti Amo”雷狮最后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是听不懂的一句话
小花精在他的面前化作一朵花
雷狮小时候呀,曾听过一个传说,当一个小花精死亡的时候,就会化作一朵永不凋谢的花。至于是什么样的花呢,取决于他对于最后接触自己的人想说什么
此时此刻,他的掌心是一朵桔梗花
诸多回忆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王室又少了一位继承人,世界上又多了一位冒险家,据说那位容貌极佳的冒险家一路穿过了所以森林,最后选了一片森林,再也没有出来

“那做森林叫什么呀?”
“欸……这个好像不清楚”
“我知道我知道,原本叫契誓森林后来改成骑士森林了,名字好中二哦”






注:桔梗花语:永恒的爱、不变的爱、诚实、柔顺、永世不忘的爱/无望的爱
   Ti Amo:意大利语翻译的“我爱你”,这里就挑这个浪漫的国家的语言当花精语吧…(来自百度实则一窍不通)
   第一个能和安迷修交流的人:他师傅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