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杰佣】新型bug了解一下

※合作作品嘿嘿,前一半我写的,后一半发小 @白沐是年更 写的,虽然到最后两个人的文都混到一起了(为她打call)
※杰佣小甜饼,放心食用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庄园里bug特别多。

比如说刺客奈布头上的猫耳,还有原皮杰克面具上的“米菲”图案,参与游戏的人突然衣服消失等等等等。

庄园主表示这些bug要修复还要些时日,虽然她其实并不想修——反正那些bug又影响不到她,还能带来乐趣。

又是平静的一天,刺客一大早就奔波着试图消除bug去了,留着白纹独守空房。杰克心里的思念愈演愈烈,已经把第四十五束玫瑰花当成杂枝剪掉了。

“晨安杰克,最近庄园里没什么大事,看来您很悠闲”路过的班恩习惯性打了个招呼。杰克叹口气把剪子放下了“晨安班恩先生,您有看到奈布·萨贝达吗?”话音刚落,只听嘭的一声,班恩身上一凉,一回神就只剩下内衣裤了。

班恩:??????????????????

杰克:(看暴露狂的眼神)“哦~那么再问一遍,您有看到奈布·萨贝达吗?”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回班恩身上连内衣裤都不见了。

班恩:“……我想你可以去求生者那问问”以及,我十分怀疑又出了什么新bug!!!!

杰克带着玫瑰花走了,满怀着见到自家甜心的愿景。

准备大厅里人来的差不多了,今天正巧是红蝶值班,为了和盲女多聊会天,她还死磕着准备时间不开始游戏。

“晨安各位”杰克脱帽施了个绅士礼,医生对着园丁小声地嘀咕“杰克又来找奈布了吗,啧啧啧”“请问各位看到奈布·萨贝达先生吗?”令人毫不意外的问句,和往常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啊!!!!!!!!”某位幸运ex的人的惨叫声。医生及时捂住了园丁的眼睛。“怎么了?”盲女茫然地问。幸运儿身上的衣服直接全消失了,夹在众多女性中尴尬到恨不得找个地方缩进去。

……最近爆衣的人这么多的吗?杰克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马上就要开局了,我想你得找件衣服。”医生回头,眼神颇具威慑力,园丁试图看看发生了什么,得到了她家天使的坚定拒绝。“可是,我只剩下一套女仆装了”幸运鹅颤颤发抖“那就穿上”这回红蝶看不下去了,她举扇遮住半脸“杰克我们这里没有萨贝达先生,快要开局了,你去别的地方找吧”。

还是没有找到甜心,想他。杰克叹口气,拿着花继续追寻。

杰克来到求生者宿舍,刚到门口就遇到了正赶去比赛的前锋。“哦哦你是找奈布吧,他去庄园主那了”还没等杰克开口,威廉熟络地说出奈布的去向。

“谢谢您,艾利斯先生。”杰克礼貌性地行了个绅士礼。

真搞不懂奈布怎么会和他在一起了。威廉默默吐槽。

哼着小曲,闻着沿路玫瑰花的香味,杰克来到了这位神秘的庄园主的房前。

“叩叩”杰克敲门。“庄园主,我是杰克,请问奈布·萨贝达先生在您这儿吗?”

“抱歉,我进来了。”屋内突然“嘭”得一声吓了杰克一跳,慌忙开门进去。真是一片春光好景。

两位还保持着意外发生前的姿势,庄园主坐在沙发里,品着红茶和新鲜的甜点;奈布似乎是缩小了,杰克只看见在庄园主腿上有一对猫耳。

庄园主循声望去,对着一脸焦急的杰克说:“啊啦是杰克啊,要一起吃早饭吗?”

腿上之物突然低下了头,似乎是打算把自己藏进庄园主厚重的衣服里。

“劳您费心了,我只是来找人的。”杰克将玫瑰花藏在身后,走了进去。

“是找奈布么,他可不在我这里哦。”泯了口红茶,轻描淡写。

“哦?是吗?”杰克伸出手将那堆衣物里的东西拎出来。那小东西扯着一团衣服就这样被杰克提起。

“变小了?”他惊讶地看着手上的一只毛茸茸的小团子,不敢置信地问。

“啊这大概是冒险家的bug转移到他身上了。”庄园主表示她也不知道。

您确定不是您的恶趣味吗?杰克无奈。

他小心翼翼地将小奈布抱在怀里,对庄园主行礼:“我的甜心我就带走了,劳烦您照料了。”

庄园主:“不麻烦不麻烦,照顾好你的甜心哟。”笑容里充满了“关怀”。

杰克顿时感受到阴谋,一路上路人都在指指点点,影影约约传来几声“大猪蹄子”“变态绅士”,杰克本人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我凭本事泡的甜心,变小了也是我的甜心,多可爱

终于,到了监管者宿舍,他将小奈布放在床上。看着他小小的身体以及头上的小耳朵……

太可爱了吧,他的甜心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想日……(ˉ﹃ˉ)

“嘭”一团烟雾在杰克散开,片刻后,原本的小奈布已经变回了原样,但头上的猫耳还在。问题是,甜心的衣服呢?!什么时候没的!是谁干的看我不neng死他……视线却不由往下飘。

“喂,你在看什么呢?”奈布伸手扯身下的被子,遮住自己隐私部位。

“啊没什么。”杰克一本正经地掩饰,如果他没有流鼻血的话,这话还是十分可信的。

“怎么?你想要吗?”奈布勾住杰克的脖子,轻吻他的耳畔,身上的被子也因没有手拉着它有些滑落,露出好看的肌肉线条,隐隐约约的风光真是引人犯罪啊。

杰克能感受到自己的欲火正在熊熊燃烧,他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但这小猫真是该死的诱人。

“噗。”奈布放开手将人推开,裹紧身上的被子翻身下床拔腿就跑。

无奈低估了被子的长度,拖地根本不好跑。速度大大降低。

杰克踩住被子的一边,奈布重心不稳就到倒下,杰克一个闪现接住了他“继续皮?”他低笑,眸色愈发深沉。

杰克一个横抱抱起奈布,将他丢在床上,侵略性地压了上去拥吻。

以下部分打码

到第二天下午,奈布惊讶地发现了自己的猫耳bug消失了,兴奋的他立马随手拿了衣服去找他的兄弟们。

然而杰克那边……

“请问您有看见奈布·萨贝达吗?”

“嘭—”

猫耳bug已经结束,但是爆衣bug仍在进行中。





PS:这个bug就是当白纹说“奈布·萨贝达”的时候周围随机一人爆衣,程度也是随机的
最后玫瑰花哪去了我们都不知道(什么)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