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安雷/雷安无差】一场为了消失的旅行

【安雷安】一场为了消失的旅行
※没啥好讲的,每次都在为了把粉丝数从49补成50而挣扎
※看我写完了 @爪爪透次爪爪
※巨无敌不好看还是刀子,预警

在一场又一场雨后,天空难得放晴,火辣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头顶,空气中到处都是沉闷的气息,更有知了不断的出产噪声
“喂,安迷修!赶紧给我去买棒冰!”记忆中的紫眸少年将电脑鼠标往前一推,瘫成了一只好看的咸鱼
安迷修无语地看着那个说不玩就不玩了任由角色死亡的人“这里哪有卖冰棒的哇,在下又不能凭空造”
“啧,拿凝晶冻一冻不就成了”雷咸鱼翘起了二郎腿
井字号生气警告“……凝晶会哭的”
“那就让他哭吧”
“……”空气突然沉默,安迷修甚至看见雷狮从床底下掏出来他珍藏的果汁粉
十六岁的安迷修捡了一个人回家,毫无疑问这是个大爷


人像骤然模糊起来,十九岁的安迷修眯了咪眼好半天才完全挣脱梦魇。林间的光斑照射在脸上,有一丝灼热。“嘶…”安迷修从草地上爬起来“居然梦到这个场景了,雷狮啊雷狮,你真是阴魂不散”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悲伤和期许像辫子一样缠在一起。
该怎么描述这么一块土地呢——用沙漠中的绿洲来说也不为过。除去安迷修所处的方圆160米以外都是寸草不生的荒土,满目寂然。“早上好呀先生,早上好呀先生”一只鹦鹉停在了安迷修手上“早上好”安迷修礼貌地笑笑,对方黑溜溜的绿豆眼盯着他的眼睛看,似乎是在打量安迷修眼睛中投印的鸟影。“雷雷?”鹦鹉歪头疑问“那是你的样子”安迷修摸摸对方的脑袋。这只鹦鹉每天8:00准时飞来,到15:00准时飞回去,更像是谁在放养它……噗,放养一只鹦鹉倒也是奇谈,这是当作老鹰还是鸽子养呀。
“说到雷雷,我总想到一个人……”安迷修顿了顿,摘了点果子下来“他的名字叫雷狮,你叫叫叫雷狮试试?”“雷雷?”“是雷狮——”“雷…雷??”安迷修好脾气的一遍一遍重复直到鹦鹉叫出了第一声“狮狮”。“算了算了狮狮就狮狮吧,不过要是被他听见小心被打”鹦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啄走了安迷修采下来的所有果子
“就是你教他怎么说狮狮的?嗯?”第二天来了个紫色眼睛的小男孩,估摸着10岁左右,一副贵族模样。“我本来是想叫他学我爱人的名字的,结果它只学会了一个音节”“哼”小男孩哼了一声,就在他旁边坐下了。“你爱人叫什么名字?”安迷修眼睛都没眨一下“布伦达”“……我并没有看见这个名字里有狮字”十岁小雷狮的鄙视目光立刻瞟来了“咳咳,后来他改名了”“哦——”雷狮失去了追问的兴趣。他好不容易才从家里面跑出来,还不急着回去。早间的太阳暖洋洋的刚刚好,雷狮后悔和“星星”过来了,如果他去往另一个方向没准还可以去逛逛街——虽然被发现的远比来这里早。
“喂,这位先生,这里除了你个活人就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了吗?”
“……大自然?”安迷修不自然地眨眨眼
雷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换个问题,你叫什么?总叫先生太吃亏了”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重复了一遍“好的安迷修,你和这里一样无趣”
思绪一阵一阵拉扯着安迷修,终于等到了,实是百感交集“我或许可以和你讲个故事”顿了一顿“你愿意听吗?”
“哼——成吧”雷狮瘫倒在草地上拖长音调,十乘十的懒散


“16岁的时候,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少年,那时天下着大雨,他蹲在杂货店的房沿下,被水淋了个透彻,身边只有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我撑着伞经过的时候伞被风吹走了”安迷修笑了一下“他拉住了伞,我刚想跟他说谢谢,你知道他和我说什么吗?”“说什么?”“他说——到我手里就是我的了,谁说帮你捡的”雷狮带着兴味地侧身“这个回答和我胃口”“后来争执了半天,莫名其妙就把他带回家了…”安迷修叹气着摊手,似乎十分无奈。雷狮紧跟着吹了个口哨“wow刺激,想不到你长得这么正人君子还会拐人”安迷修掩饰性的咳嗽了几声“不能这么说吧,好吃好喝供着那位大爷呢”
“那个家伙一看就是什么大家族偷跑出来的少爷,幸好他打游戏还是蛮厉害的长得也好看,可以直播赚钱,不然我就真的养不起了”安迷修又开口了,大致描述了一下综合印象“接下来讲故事就叫他狮狮吧”“什么啊安迷修,这听的像在叫我”雷狮拍了安迷修一下,安迷修装作不知情地疑问“你的名字里有狮字?”“我叫雷狮”雷狮紫色的眼眸让安迷修恍惚“……反正只是个代号”况且这本来就是你的故事


回忆顺着讲故事一段一段的从心湖底端浮出水面。
“小安啊,这个月的电费交一下”“好的…”好声好气地告别完房主,安迷修瞬间闪电漂移一脸杀气地冲回家疯狂拍门板
“恶党!你注意一下啊!网费很贵的!”安迷修拍的手疼雷狮才悠然地开门“我上网可是在干正业”他紫眸一挑,完全不介意暴露电脑屏上的小说网页“……假话”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雷狮坚持着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原则,此时早已缩回被子里蜷缩着“但是不可否认,全家就数我最赚钱”他的语调依旧懒洋洋的“那我是不是还要把你供起来”“当然”“……(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整理语言忘了说啥)”安迷修深吸了好几口气,猛扑过去打闹,扯的各自衣衫不整的。再加上最后劳累的大家一起瘫床上,活像事后现场。“以后在房间里装个空调吧,太热了”“那还要贵好吗?”“对你的祖宗就这个态度?”“滚滚滚”安迷修懒的和他贫,却看到对方突然凑过来坐在他身上手虚掐脖子“现在愿意装了吗?”安迷修不回答,咧开嘴对他笑笑,猛的一抬腰身,直接把雷大爷震了下来。好巧不巧,两个人跌在一起,亲了嘴。这是高雅的说法,准确来说是大家互相磕了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而我们的交织在一起。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免费算命了解一下啊”路边的老爷爷扯着嗓子吆喝,却没有什么人围在旁边“爷爷,算一次命多少钱啊?”安迷修本着照顾爷爷生意的心凑了过去。“嘿呀好孩子,不用出钱免费算,老爷子我也就出来晃悠晃悠找个有缘的随便看看手相”老头乐呵呵,硬扯着雷狮和安迷修要帮忙看相“小伙子,你的姻缘已经到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珍惜身边人吧”他叹息良久,最后只是跟安迷修说了这一句。至于雷狮的,叹息更重“18岁生日的时候最好还是别外出了,保命”雷狮不爽地眯眼,想把手抽回来,老爷爷却执着的握着他的手表示郑重。“我的命,从来不是老天定夺的”年轻的少年意气风发,哪里管这什么玄学,手一抽开就直接溜了。安迷修只能在原地,表示歉意地对老爷爷弯弯腰,追着雷狮去了


“结果到最后那个老爷爷说的没错”安迷修情绪不太对,雷狮很是体贴的没催着人讲“要是我,我也不信。算命的不都往好里面说的吗?说什么命不命的都是骗钱”安迷修好笑地看着雷狮做出老气横秋的样子。“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是真的就真的了呗,看看老天能不能比命硬”安迷修再度叹气,这幅态度真是和几年后一模一样


转眼三年,少年懵懂的心思藏在时光里渐渐发酵。
“今天就是雷狮生日了,去给他做顿大餐”安迷修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今天庆祝完就跟他告白吧……”薄脸皮因为告白一词直接从脸颊烧到了脖颈
安迷修打算出门买菜,顿了顿,把两把钥匙都带走了,18岁,还是让他待在家里,算命的事他一直记得。然而就在安迷修关门后,雷狮接到了一个短信“【凹凸快递】快递员×××××××××将包裹*54投至凹凸花苑南门附近收件宝,提取码0405425,关注微信号“凹凸快递”取件更方便”
雷大爷真想出去是拦不住的,电话一打,联系到房主直接开门出去,用时还不超过10分钟。“等安迷修回来得问问他干嘛把钥匙都带走”虽然出去的过程很容易,但他依旧很不爽。
雷狮取好快递正好看到安迷修在对面走着,红绿灯坏了,此时路上没车,他便叫着安迷修的名字跑了过去……


讲到这,安迷修突然停住了,痛苦地闭上眼睛喘气,手指头因为情绪紧绷而微微痉挛。“喂喂,你清醒一下”雷狮直起身,别扭地抱住人的头安慰。“不想讲就不讲了,反正这么无聊的故事我也不想听”“雷狮……”安迷修喃喃着从血红色的场景中挣脱出来。“后来,狮狮死了……就在那天”他的喉咙干涩,只能呆滞地吐音。“怎么死的?……哦不先生,我不想知道你不用回答”雷狮反应极快的不想揭人痛处,但是安迷修接着话题讲了下去“过马路的时候车祸,没抢救过来,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爱他……”一个漫长的故事讲完了,到这时他的声音突然带上了哽咽。雷狮有些手足无措,没人教过他怎么哄一个成年人不哭
“故事讲完了”安迷修做了结语,碧绿的眼睛周围泛着红。“我相信他一定还在以某种形态活在世界上,如果你见到他”安迷修直直注视着雷狮“请告诉他我爱他”语罢,露出又一个微笑。“好”雷狮应下了“那他有没有什么特征?”“和你一样的紫色眼睛”
已到下午三点,鹦鹉急着回去,一个劲儿拉扯雷狮,他有点不想离开。“走吧”安迷修又对他笑,表情很是古怪,居然还带着释然。
“安迷修,被你喜欢的人一定觉得很幸福!”紫色眼睛的小男孩刚走几步,突然就迟疑了,他懊恼的抓抓头发。最终还是回头喊了句这样的话来表达感想
小孩子嘹亮的声音顺着风传来一路飘进安迷修的耳朵里“谢谢您~”他笑,用那双碧色的眼睛直直注视
大概是不好意思了,那双白嫩的腿原地跺了几下就飞速迈动起来,风刮过带起头巾漂浮,像长长的兔子耳朵
安迷修怔愣的盯着那抹白色的身影冲进林子一去不复返,手腕不由自主地抽动,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可惜……我再也不能对着属于我的那个他说了”怅然成了安迷修脸上唯一的表情


“还愿了?”
“还愿了”
“那献上你的灵魂吧”
“好”


“说真的我一直搞不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为什么每个世界的安迷修都执着地和我做交易,不惜自己的灵魂,明明他该知道的,我没有理由真的帮他救一个必死的人。”
“怎么,你也会良心不安?天天跟别人说——可以把人带到过去的一个时间点去讲出未来,只要付出灵魂,就能让那个未来死亡的人过上没有自己不再死亡的日子……啧啧啧,真是黑心”
“良心不安倒是不至于,我只是需要他的功德”
“如果非要为那个羔羊的作为找个理由,我记得人类有个词是叫做:爱,对吧”
“人类的感情真是难懂啊”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