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安雷】北方有狮告急

【安雷】北方有狮告急
※困到不行写写傻屌文
※再不写我就成年更选手了
安迷修接到了一个委托
张大牛一大早就急匆匆地冲进了新来的侠客的客房“昨夜我喝完酒经过茹姑娘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男子的声音!”他的情绪很激动,粗矿的大嗓门让安迷修有点耳朵疼
“没准是这位茹姑娘的友人呢”安迷修冷静分析
张大牛更激动了,拍着桌子拍了好几下才憋出话来“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自从茹姑娘的丈夫……之后,她就再没有接受过谁了!哎呀我提这干嘛呢,要是茹姑娘听到了又要伤心了”
“……”一个大老粗这么小心翼翼,倒是让安迷修升起了一丝兴趣
“还有啊侠士,我虽然喝醉了酒眼神不太好,可我亲眼看着墙上的影子一下子变高变大的,你说说这不是妖怪是什么!茹姑娘的经历这么惨,怎么能再让妖怪来害她呢!”张大牛痛心疾首
安迷修正了正脸色向他保证“请您放心,在下一定会尽力护茹姑娘安全”说罢半是欢喜半是忧的叹了一口气
茹姑娘是全村男人的梦中情人,也是出了名的痴情。五年前,她和丈夫刚刚成婚,就被迫因为战争分开了,后来就传来消息,他丈夫死了。一个没什么钱的寡妇是很不好活的,她却固执地不改嫁。这五年里,大大小小上门提亲的人往少了说也有几百人,有的富有的强,就没见过她对哪个人有意思。“此等女子倒是可贵”安迷修从茶楼里出来,打听的便差不多了。整个茶楼里的未婚女子眼睛都黏在了这个帅哥身上,乡间淳朴大胆的搭讪都来了好几回了,这氛围实在让他受不了
夜半十分
安迷修偷偷潜伏在窗前。那位茹姑娘似乎正在梳妆,她的影子投在墙上,也是个美人轮廓。“唉……”一声叹息过后那个影子突然就变大了,变成一个成年男子大小。安迷修吃了一惊,赶紧从窗子跳入内。衣服还是茹姑娘的衣服,身体却分明变成了一个男子。星辰般紫色眼眸直直地望过来,安迷修疑心自己被下了魅惑。“额…那个,你是谁?”“你是在问这个皮囊是谁还是内里灵魂是谁?”低沉的声音好听极了,内容却让安迷修心头一跳。
“……村外有座山叫五蕴山,四年前我从那摘走了一株草”“……什么草?”“思旧”
思旧——思念一个人就会化成他的样子,但是一旦时间超过七年,就会再也变不回来。
“可是,可是你丈夫并不长这样……”
“哦——对我而已最重要的也不是他,而是那个曾经救过我的人。他叫雷狮,我再也没能见他”
安迷修心里吐槽着一句果然美色是会误人的
安静淑贤温婉大方美丽痴情的茹姑娘强行抓着安迷修安利了一晚上雷狮
安迷修一打瞌睡就一巴掌糊过去,睡睡醒醒间,安迷修一次次的被紫眼睛晃到被声音吓到,雷狮两个字简直心魔一样的盘旋在心里。茹姑娘,你是魔鬼吗???安·快要困晕了·有严重心理阴影·迷·晕雷狮症蓄力中·修如是说。茹姑娘很好心情地眨眨眼“当然不是,魔鬼是会勾魂的~”哦,安迷修冷漠脸,那跟你口中的雷狮大猫猫到差不多,在下都快要被KO了
最后委托还算是完成了,茹姑娘答应他不再变成对方。条件是要他去找到雷狮,让她有生之年再见一面。告别的时候,茹姑娘带着全村的妇女们来送行,就是那些人的目光的怪怪的,好像都泛着绿光。更是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脸上带着奇奇怪怪的红晕。
雷狮在北方,安迷修在南方,茹姑娘在南方。安迷修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茹姑娘不去北方找人。
这一路实在不太平,安迷修接到了寻找发小的瑞老板的委托,他说他将和安迷修兵分两路去北方寻找。关于描述只有两个字:白痴
又走了一程,有人来报村庄有魔女作乱。安迷修赶到的时候,传说中的魔女正绑了一堆人试图排成SB的阵型。“他们偷了我的星星发卡卖了,难道本小姐不该找个公道吗?”哦,又多了个找发卡的任务。任务描述:北方的另一个星星控
第三个“委托人”砸坏了整栋旅馆。“渣渣你有没有看见格瑞?”安迷修默然地指了指北方
第四个委托人是一对姐弟,看起来年龄不大。姐姐非嚷着要叫弟弟和她一起去找金发帅哥,安迷修在弟弟的目光中艰难的应下了任务。“那么有什么关于任务的描述吗?”“啊…我想到了,帅哥去了北方!”
北方北方北方北方又是北方,这看上去简直是一场阴谋。安迷修禁不住思考罪魁祸首雷狮,想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久
一切看上去结束在他来到最北方的城堡
安迷修远远的看见一个黑发的人翘着二郎腿坐在王座上,那人一双紫眸动人心魄。引出了他这些时间对于雷狮的一次次的想象。
“我终于找到你了”两人异口同声,然后安迷修的晕雷狮症发作了,他直接晕在了对方面前
“……”最怕空气突然寂静
安迷修梦见格瑞指着雷狮身边的金发少年,凯丽指着少年手边的星星,嘉德罗斯指着格瑞,呆毛姐弟指着格瑞指的人,大家一齐说找到了,走吧。走之前还不忘对雷狮喊一句:忙帮完了,报酬自己发过来
他深吸一口气醒过来,惊觉自己被换上了新娘裙,正要运入洞房
“雷狮…”“嗯?”
安迷修笑的温柔无比,然后新娘把新郎给艹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