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文坑片段八连(好的我知道这标题没有丝毫吸引力)

有人告诉我说爽就行了……所以干脆把最近的文坑片段都搬出来,虽然写完就是看机缘的事了
文笔极差仍喜欢出来丢人现眼

片段一

“安迷修傻子老师!老子可没那么容易抑郁!略略略!”雷狮扯了个鬼脸,将书包拎起就唰的跑远了,像奔跑的豹子,在追逐风。他回头扬起一个笑脸,这是他极少的认真笑给安迷修看,紫色的眼眸神采飞扬,透着青春的光亮,像极装满了整片星辰大海。安迷修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雷狮无聊的时候写了315封情书》

片段二

“滴答”清晨的点点水珠划过白嫩的栀子花发出些许声响,顺手为歇了一晚上的树叶洗了把脸。水珠在清亮的叶尖攒聚着,越涨越大,像是一个饱满的小球,随时准备着映入整个世界。

“滴答”又一滴砸向地面,鸟儿惋惜地甩甩脑袋,发出一连串连音。第三滴水于是很怕自己滑下去了,一时紧张下倒是比前两个前辈下去的还快。水滴三号在下去的一瞬间就想好了,纯粹开始等死。

【哦,运气真好】

【是啊是啊,以后看他飞黄腾达敢去忘了我们】

水滴三号落在了一个少年的头巾上。叶子叽叽喳喳地拿这唯一的乐趣开玩笑

【能见见世面还真好啊,水滴们】

【就是就是,虽然活的时间很短但是经历还蛮惊奇的】

【帅哥走动了嘿嘿嘿】

【总觉得那个帅哥身上有股血腥气……】此话一落,它们突然没声了

少年走动间带起一阵风,只见那袖子微微往后褪去一点,便是一排溜令人心惊的刀口

——《雷狮无聊的时候写了315封情书》

片段三

“嘿先生,被你喜欢的人一定很幸福!”紫色眼睛的小男孩刚走几步,突然就迟疑了,他懊恼的抓抓头发。最终还是回头喊了句这样的话来表达感想

小孩子嘹亮的声音顺着风传来一路飘进安迷修的耳朵里“谢谢您~”他笑,用那双碧色的眼睛直直注视

大概是不好意思了,那双白嫩的腿原地跺了几下就飞速迈动起来,风刮过带起头巾漂浮,像长长的兔子耳朵

安迷修怔愣的盯着那抹白色的身影冲进林子一去不复返,手腕不由自主地抽动,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可惜……这份喜欢永远传达不到了。”怅然成了安迷修脸上唯一的表情

…雷狮

——《一场为了消失的旅途》

片段四

“安迷修,让她自己玩去!”雷狮不耐烦地从安迷修手里抢过筱筱,一把塞进了婴儿车系上搭扣

“……啊好的”安迷修用食指挠挠脸,也有点无奈“雷狮快点来吃饭,不然就冷掉了”

筱筱突然被抽离安迷修的怀抱,手舞足蹈地试图拽住衣袖。雷狮当然不会让她拽,甚至还用那双绛紫色的眼睛瞪了一眼,甚是凶狠。小孩子变脸超快的,雷狮眼见着刚刚晴空万里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五官团在一起像团面糊。……丑到该拿去拍表情包←这果然是亲妈

从安迷修的视角看,就是小孩子纯澈的双色眼睛里水光上涨,眼角都红了,只差抽噎一下哭出来。

“爸,爸爸,ba抱吧pa,哈啊!”才一岁大的小孩子断断续续的吐露着唯一说的清的词,迷迷糊糊一会像一会不像的,口碎的很。“雷狮……要不还是我抱着吧”安迷修吃掉碗里的最后一口饭,眼神不由自主地又飘过去了

“不要管她!”雷狮一脸冷漠“反正一会会她又自己开心起来了,麻烦”

“呜啊啊,粑粑!”洪亮的声音嚎的耳朵生疼。安迷修纠结地看看雷狮脸色又偷偷瞄几眼可怜的筱筱。他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刚准备说什么,接着就又是一声熟悉的高声尖叫

“……b哈啊!哈啊!咯咯咯,嘿欸w!略、略、略、略嚕啊!”嚎了两嗓子筱筱被自己的声音开心到了,从哭丧脸又咯咯咯的笑开,从笑到哭从哭到笑前后所用时间不超过两分钟

安迷修默,心想这变脸的坏脾气是跟谁学的,安迷修想都不想地划掉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敢都不敢地把另一个名字也划掉了

看着看着

“雷狮雷狮,你有没有觉得——筱筱好可爱啊♪(^∇^*)”安迷修严肃转头,脸上是收不住的标准傻爸爸式痴汉笑

“不觉得”雷狮啧了一声,又从四周的东西里捡出一本书和一些玩具强塞过去。“你给我自己待着,还让不让吃饭了”筱筱看看雷狮又看看安迷修不安分地扭扭身子,小眼神各种期盼的。小孩子特别好懂,雷狮一下子就看出来这小鬼头还想要安迷修抱。

哈?安迷修这傻逼有什么好的?(小小年纪学什么抢男人?)

他越想越心烦,拿着筷子戳戳碗里还剩的大半碗饭,没太大食欲

“安迷修,看你干的好事,小孩子简直太难带了!以前在肚子里还好好的,出来跟傻小子似的。安迷修,这是不是你的锅?”他顺手又吃了一口,拿了块鸡骨头指着安迷修,面目凶残。

不,我觉得,一孕傻三年才是真的。安迷修讪笑,没胆子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没准恶党你小时候也这么皮,遗传的。在下小时候据说还是很乖的✧,还有许多美丽的小姐专门跑来想订娃娃亲呢”这句话和上一句的刺人效果又有什么差别。安迷修毫无自觉,甚至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靠谱。“……安迷修你找死吗?!你想说我傻??”雷狮头顶冒出了十字路口,紫色夺目的眼睛里跳跃火花“既然你这么讨美丽的小姐的欢心你怎么不找你的小姐姐去,还给我找罪受”

“不敢不敢”一滴冷汗悄无声息地从安迷修脸上滑下

“哼,老实交代……”

“咚!”一声巨响打断了对话。两人同时转头,只见筱筱揪住了一本书,正哐当哐当地砸向椅子。筱筱的手劲一向很大,书本在她手里一上一下,最后都以其身体的一部分磕向座椅,发出一声巨响。安迷修有点惋惜那本书,雷狮看了几眼却不以为然,反正是安迷修的骑士童话他心疼什么

——《养孩子不是件好事》

片段五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安迷修”在长久的寂静之后,雷狮首先泄气地发出声咕哝,语气里是满满的不满和担忧

“啊?没有啊”安迷修蓦地一惊

“你真不擅长撒谎,傻子骑士……你今天到现在就只笑过一次”雷狮手动扯着安迷修的脸皮,左揉揉右捏捏,看起来甚是凶残——如果不是安迷修的脸连红都没红的话“啧啧啧,那么傻的笑脸看不见了还蛮可惜的……”

安迷修怔愣,忽而又扬起一个笑脸,翠绿色的眸子里汇聚起温情,浅浅的色调,像初春刚冒出脑袋的嫩草。

——你不得不承认,有的傻逼笑起来让你想把全世界的玫瑰都砸过去。雷狮此刻就是这么想的,他烦躁地扯扯头巾,直觉告诉他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哼,勉强过关”

“礼尚往来啊雷狮,现在你也要回礼给我看w”安迷修弯了弯眼“我记得你以前可是被形容成‘低头一笑百媚生’的呢”

“得得得别提这事”

那是他们曾经在一起上高中的时候发生的事了,也不知道当时是哪个迷妹p了一堆图,无一例外的,每一张都写满了少女风范。然后一些话就开始流行了“雷狮低头一笑百媚生/雷狮长得太好看了/雷狮迷人的五官就是我犯罪的开始”当时雷的雷狮天天跟吃了屎一样走进教室,下课还得应付广大的激进颜粉团——那效果好的放到现在也有同样的成效。

“真是服了你了安迷修”雷狮皱眉,想随便扯个笑脸的。看着安迷修那一成不变的傻逼脸他突然改了主意。雷狮靠近安迷修,在对方的眼睛上落下一吻,吻的很郑重,好像对一些事有所预感

——《24小时相见》

片段六

在遇见你之前的无数个夜晚里,我做着同样的一个梦,那里没有星辰,没有大海,没有人烟,没有光,有的只是一片荒芜而死寂的黑

布伦达你在听吗?喂?真是的,好好听在下把话讲完啊

能坚持喜欢你这么久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我有些累了,最近也总爱胡思乱想

∑欸?才不是什么快变成老头子了才发牢骚呢

非要说,只是贪恋那种爱着的感觉罢了。有一个人喜欢真的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很庆幸,我遇到了你

——《赎光》

片段七

出于信仰的爱,我的神明,你会不会觉得太过肮脏

“神父,我向你祷告。”

破旧的教堂迎来了久违的拜访者。那是一个有着棕色长发的少女,她穿着最纯白的道服,一步一步的踏过布满青苔的石阶。这座残破的教堂已经荒废了三年了,曾经它金碧辉煌,每天都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教徒,然而这一切,都随着神明的离开而毁的干净利落。

谁也不知道少女为什么来到这里,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她似乎一路上都在念叨着什么,风吹散了那些零散的,不知所谓的字眼。最后,她停在了坍塌的神像前专注的看着,下跪。

“神父,我爱上了吾神。……不”飓风刮起,少女不避不闪地跪在原地。

“……我爱上了**”神明的名讳被巧妙的屏蔽了。

——《最后一个信徒》

片段八

[求问]那个抢走首席安全官的omega是谁?!!

如题,我就去学校上了一会学,怎么回来安全官都已经订婚了??Woc ,谁干的?身为安迷修的女友粉,我想我有必要了解一下(我允许你先跑39米.jpg )

1楼

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人开贴问这个问题了!!求解!

2楼

我的沙发……呿,楼上你是哪个手速国来的疯子

3楼(楼主)拔掉呆毛

暴打上面两个抢楼主沙发的人!所以在场的有没有omega保护协会的内部人员?

——《请圆润地gun去结婚OK?》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