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安雷】周而复始⑤

凹凸历×××年八月,雷狮海盗团只剩雷狮一人,原海盗团员帕洛斯再现,掀起讨伐雷狮的队伍,队伍人数在短时间内飙升,几乎占据了剩下近几百名参赛选手的五分之三。

雷狮的壳子此刻和安迷修待在一起,前十的人虽然基本没有参加讨伐但是仅那些数量庞大的十以后人员,就足以把雷狮逼到死亡的悬崖峭壁。“恶党,恶党,你还好吗?”安迷修隐隐担忧的声音将雷狮唤醒。“没事,还能和他们再战个几百回合。”壳子缓缓将手臂抬起,遮盖住自己的眼睛,紫色的眼底划过滔天波浪,像海上的紫色风暴,癫狂的漫延。只有雷狮知道这具身体的乏力,连日的奔波致使壳子的眼皮底下是满满的黑眼圈。卡米尔死后,厄运接踵而至,唯一可以称得上幸运的就是安迷修找到了他。关键时候安迷修还是比较靠谱的,骑士这些年独来独往,有着不少常人未知的藏身之处,这才使他们在无尽的追捕中得以小憩。“喂安迷修,有没有人说过,你真像只兔子?”雷狮和壳子几乎同时发声打趣。“啊?在下……像兔子?”安迷修一愣,迷茫明明白白地写在了他的脸上,连呆毛都弯了个问号。“这倒没有。”安迷修犹疑了一秒后就低下头老老实实地回答。“噗…那现在有了。只有狡兔才有三个窟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蠢不蠢…嘶”雷狮触发了莫名其妙的笑点,甚是夸张的笑弯了腰,直接牵扯到腹部的伤口。“……这兔子还能把狮子上了呢”安迷修幽幽的补了一句,呛得雷狮直咂嘴想道句社会人。接着安迷修就强制性地又把雷狮按下去躺着了,睡眠时间有限,即便他的眼下也是一片青黑,但是还是私心想留给雷狮的。雷狮执意地将一只手向上够抚上安迷修的面庞。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过饱满的唇瓣,轻划过挺立的鼻尖,最后堪堪地停留在那双绿色的眼眸上,浅浅勾勒着轮廓。“真漂亮…安迷修你知道吗?我最近总觉得自己活在一个梦境里,一个醒不来的梦。你看,转眼间海盗团就没了,转眼间卡米尔就死了,转眼间就被整个世界追杀了。最最最魔幻的是我居然和你这种傻逼在一起了!”安迷修静静地听着,他看不见雷狮是以什么样的表情在说着这样的话。只是对方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微微颤抖,便让安迷修觉得他是天底下最让人心疼的人了。“雷狮……”深入骨髓的熟悉告诉他对方心中的怨气,近日他很担心雷狮的精神状况……接连而至的变化让那个人的心崩的像即将断开的弦。一大堆酝酿好的安慰话还没出口,最后一句吐槽就无形化有形地戳中了安迷修的膝盖,他默默吐了口血“咳咳,在下只是不太喜欢想太多罢了。况且——跟我在一起真的有那么委屈吗?”安迷修的声音有点委屈,听着竟然还有点可爱?雷狮感觉自己魔怔了,看谁都觉得清秀了,他稳稳当当的在安迷修仅有的视线里摆了一个十分常见的手势——竖中指。FUCK YOU. 雷狮无声地吐露着这句话,既骂着外面的追兵,也骂着这个剧本可预见的命运。一时间,两人一坐一躺相对无言。“好了好了,好好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带点水来。”安迷修叹气着起身离开,雷狮目送着背影总算走向了看不见的黑暗中。嘶,居然有点想追。他看见自己的壳子果断的从手套夹层里抽出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日黑雪盟旧址最后一战。一眼就能看出是帕洛斯的字体。这张纸条正是腹部受伤时藏在入肉的武器中的,想必是不想让安迷修跟过来,才藏的那么隐秘,也不知他们打什么主意。雷狮的脑袋混沌的转动,最后选择了对方期待的也是自己期待的方式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