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种咸鱼一块钱一条√

=鸠羽
主吃安雷/高威/杰佣,脑洞是量产的,随时欢迎私聊讨脑洞……写文随缘

【安雷】周而复始②

话剧永远不会只上演一场。第一篇所讲的故事突如其来的结束了,画面碎的像漫天飞舞的纸屑,背景里第二个场景,竟是个久违的冬天。厚厚的雪上只有一行四人的脚印,自背后一直延伸到此刻脚步停下。漫天的雪花个个如鹅毛一般巨大,用纯白着重掩盖这个世界的一切血红。这真是以往少见的场景,雷狮想。

“雷狮老大,怎么停了?是有敌人吗?!”佩利警觉从试图找话的意图中打起精神四处张望,一扫先前抑郁的站姿。有敌人就又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架了!wow太棒了!“哼,是熟人”雷狮手腕一翻灵巧地将雷神之锤旋转了一个漂亮的弧度。第二幕又是一样的身体不受控制,但雷狮大概已经猜到熟人是谁了,因为他的眼皮开始狂跳,还真是甩不掉那个骑士啊。“o(╯□╰)o啊?熟人—?谁啊?”佩利立刻焉了下去,还颇不服气的扬了扬拳头。“哪个熟人不能打啊!”“佩利,安静。”卡米尔出声,又将帽檐压低了一点。帕洛斯倒是会意地勾过佩利对他讲耳语“狗狗乖,狗狗乖,这个人啊,还真不能打~呵呵呵”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佩利看对面过来的人——安迷修。佩利似懂非懂的继续眨着那“两米”的睫毛,倒是学乖了止声不语。

“恶党!”安迷修脚踩着凝晶从天上御剑飞下,手里还捧着一袋子东西。哎呦,这个场景里的安迷修不会是上个场景的延续吧?雷狮透过壳子的视线琢磨了一下对方眼里的感情。他眼睁睁看着对方从袋子里面掏出一条黄白相间的围巾,图案倒是精心设计过的,一看就是他雷狮的主题围巾。“怎么,你织的围巾想送我?”雷狮听见自己的声音一下子戳破了对方的意图,并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欢愉。“对啊,难得下一次雪看你还是不好好穿衣服就送点东西来”安迷修自认帅气的眨眼“噫——先管管自己的穿衣吧,内穿紧身衣的老人家”傻里傻气,雷狮这么想着。

安迷修噎住了,只得苦笑着凑近雷狮“你也知道紧身衣比较好活动……带上给我看看”,他抬眼瞅了雷狮一眼,专注地比划了一下长度,一圈一圈的围好,甚至细心的理过衣领,将压住的头巾捞出来,又转个圈看了看整体进行微调。“很合适!这样带着会暖和一点!”安迷修笑开,他一向笑起来都很好看,此刻在寒冷的日子里更显得像太阳一般。温热的手擦过脖颈处敏感的皮肤,带来前所未有的温暖。安迷修收手后还蛮留恋那种光滑的触感的,看着雷狮一前一后总共四个垂着的带子,他特别微妙的想系成蝴蝶结。

“傻子。”傻子。外壳和内里的雷狮发出了同样的咕哝。“姑且称赞一下技术不错”雷狮高傲的昂了昂头,从头到尾翻着白眼却没拒绝安迷修的亲近,甚至放任似得将脆弱的脖颈暴露在对方面前。大雪落在他们之间,被黏黏腻腻地气场一烘转瞬间变成了水渍。就在此时此刻,他们像是最普通的情侣,而不是凹凸大赛拼死拼活的参赛者。

短暂的交涉很快就耗尽了最后一点闲杂时间。他们各自前往了各自该去的地方。才刚走几步,雷狮就盯着地面“不经意”的说“喂,安迷修,20岁的人了衣服穿穿好,小心以后老了全身关节炎。”最后一句,雷狮几乎都要鼓掌,呦,这话说的蛮有他的风格。如果他的意识可以主宰这个壳子,他特别想拉拉这条还带着对方气味的围巾,使之更贴近自己的唇。

……突然感觉这样也蛮不错的

评论

热度(12)